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旭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05月
2011年05月30日 00:10

卜算子·五月遗事-邱庆枫同学十一年祭 (三)

 

 

“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”

 

同年深秋,在燕园,我和一位师兄相爱了,那是一段短暂却完整的爱情。

 

有一晚,从西门回三角地附近的宿舍楼,忽然下起雨来,我们就慌不择路地躲进了勺园的一段长廊。长廊建在一个荷塘边上。时近初冬,荷花早已衰败,留下一些秸秆残叶飘在水上,被雨打得稀稀落落。他指着前面的大路:“你知道吗?几个月前,很多人在这里游行过,为邱庆枫。”

 

五月二十三日下午,一篇《告全体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27日 22:56

卜算子·五月遗事-邱庆枫同学十一年祭 (二)

 

“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”

 

们一句话也没说过,可我知道她叫邱庆枫。她在一众女生中间很特别--漂亮,朴素,独来独往--这三个特点通常是难以集于一身的。

 

她穿高领毛衫、水洗布长裤,头发常在脑后一挽,干净利落;我对她身上的色彩了无印象,因为她永远都是行色匆匆。在主楼旁的林荫路,穿过操场的草坪上,图书馆窗下的小路,她背着一个和她瘦小的身形很不相称的黑色书包,鼓鼓囊囊,书本饭盒一应俱全;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26日 22:30

卜算子·五月遗事-邱庆枫同学十一年祭 (一)

 

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”

 

 

按说是三十而立,我却感到自己老了,过去的那些事儿,日间浮想,夜间幻梦,总之是挥之不去--其实过去究竟才多少事儿啊?十九岁那年不是这样的,那个春天的日记里写满了柳絮、沙尘暴、睡懒觉和逃课,写满了对进驻燕园的热切向往,写满了我和一个同级男生自我戏剧化十足的初恋。只有五月二十日那页是空白的,那天就是空白的,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过去、不是当时、也不是永远,应该把...

阅读全文>>